《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作者:冷得像风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  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第四百零八章 与人渣交易(19-08-11)      第四百零七章 两难境地(19-08-11)      第四百零六章 谁想要凌易的命(19-08-11)     

第四百零七章 两难境地

  听着秦观的这段话,凌炎却并没有丝毫的动摇,至少他还没有忘记,他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
  “秦观,你少给我偷换概念,你们恶事作尽,难道就没想着,有一天会彻底败露,坐穿牢底吗!?我现在问你的是,我的弟弟凌易到底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如果凌易有个三长两短,你和苗步行,以及你们所有的人,都要给他陪葬。我凌炎,说到做到。”
  听着大哥凌炎和秦观的话,凌易就坐在车的后座,他和身旁的木沛,一人脑袋后面顶着一把枪,根本没有办法说话。
  秦观抿了一口葡萄酒,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你应该知道,你的弟弟凌易,还有你们青门所做的事情,已经把我们这群人逼进了绝路里面,而现在唯一能够破这个局的办法,就是悄悄的把苗步行给救走。这样一来,你们所有人的目光,包括总警署的目光,都会被苗步行吸引去,而这样,就给了我们喘息的机会。”
  “如你所见,我准备离开了,永远的离开这座城市,就在此时此刻,这座城市当中,准备远走高飞的人可绝对不止我一个!但是却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苗步行。”
  “你应该知道,他有多恨你弟弟吧?我把他救出来,自然不是为了单单让他去当一个吸引火力的靶子了。我很清楚,一旦他获救,那么他一定会找你弟弟的麻烦,一旦你的弟弟出事了,那么你们青门的注意力就会被你的弟弟所吸引去。而总警署的注意力,则会被苗步行吸引走,这个局面对于我们剩下的人而言,无疑是最好的。”
  此时此刻,凌炎才知道他们在干的事情,涉及的水竟然这么深。
  “可是你说这么多废话,你一直没有告诉我,我的弟弟到底在哪里?你要是再不说的话,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把你的这批货全部毁掉!这批货的价值,你自己清楚。”
  凌炎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向车子里面那一袋袋价值堪比黄金的白色物体。
  “对于你而言,就算逃到了海外,这些东西应该也是你的家底,没有了这些,你在海外也很难立足!”
  但凌炎没想到,秦观却根本不接受这样的威胁,他冷哼了一声。
  “难道你以为,我的产业仅仅只是这几车黑货而已?别天真了,我在这座城市,甚至整个南华夏行省,这其中耕耘多年,所涉及的产业何止成千上百,你去看看每一条商业街,每一栋商业大厦,统统都有我的投资,甚至这座城市里面流动的资金,也有不少是我的钱。你现在清楚了没?这座城市的缔造者不是你们,而是我们这一帮一直在幕后刻苦耕耘的人!”
  但是,凌炎却依然无视这一番话,继续说道,“你们作的恶,跟这些成绩相比,只多不少。我只问你,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假如我告诉你了,你可以马上离开吗?毕竟我的时间还挺紧急的。”
  听着秦观的话,凌炎却依然没有松口,“那得看看,你说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了。”
  “好,那我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的跟你说一遍。昨天晚上,我在救了苗步行之后,他就嚷嚷着要找你弟弟凌易复仇,还需要我提供些许物资和资金的支持。你也知道,他的党羽正在被你们青门和总警署合力夹击,此刻正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心思来帮他。而我,正好需要一个挡箭牌,于是,我给了他不少资金和其他的物资作为支持……”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凌炎立马打断。
  “然后呢?他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你就这么放他去了?”
  秦观点了点头,将水晶杯当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那不然呢,毕竟我的目的可在一开始就跟你说清楚了呀,我仅仅只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逃离这座城市罢了,苗步行他到底想干什么?与我无关。他愿意干什么,他就去干呗。”
  “看来,你说的东西还不够有说服力,很可惜的是,不管苗步行怎么样,你今晚,却要死在这里了。”
  凌炎怒目圆睁,准备让蒋天阳下令,让埋伏在周围的弟子动手。
  “可惜呀,你真的以为,就只有你才有人埋伏在这附近吗?”
  秦观大笑一声,他拍了拍手,有将近20多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从天花板上面的几个暗道跳了出来。
  他们枪上面的红外线已经全部锁定在了凌炎和两名弟子身上。
  “门主!”
  “没关系,区区二十来个佣兵,根本不能威胁到我们。”
  蒋天阳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摆好了架势,准备动手。
  秦观自然也知道,假如凌炎想动手的话,那他自然是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这些古武暗门的好手,确实不是几把枪能够搞定的。。
  他稍微考虑了一下,换了一种口气对凌炎说道,“这样吧,你不就是想要你弟弟凌易吗?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个小忙,但是前提是,你必须得把我放走。”
  一句话,看你说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
  秦观一挥手,让凌炎靠近。而他自己也向前走了几步。
  凌炎也不顾蒋天阳的劝阻,决然地向前走去。
  “在我离开这片地方,乘坐飞机前往海外的时候,苗步行他还会跟我再接头一次,顺便跟我一起坐私人飞机离开,到海外去。他说了,现在你的弟弟在他手里,他要求你们青门要停止对他党羽的追捕,不然你的弟弟会出什么事情,他可不能保证。”
  秦观耳语道。
  “我的计划是,你先假装顺从他的意思,停止对他党羽的追捕,等到我跟他见面之后,我就会派人把他抓起来,关押在一个地方,顺便把你的弟弟救出来。于是,这样一来苗步行你抓到了,你的弟弟也得救了,而我也可以就此远走高飞,永远不再回来,这个双赢的计划,你觉得如何?”
  但是凌炎却有所迟疑,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秦观所说的话。毕竟,这个人,比苗步行,还要卑鄙无耻。
  “你真的以为,我会傻到任由苗步行重新集结他的势力吗?还有,龙蛇鼎呢?”凌炎不以为然。
  “那假如,你不配合的话,我就没有办法了。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一定会对你弟弟凌易动手,而且很有可能是下狠手。现在人在他手里,不在我手里,更何况,他和你弟弟之间的私人恩怨与我无关。我说了,我只是想平平安安的离开这个地方而已,我跟你和你弟弟都无恩怨。”
  “苗步行的要求,那是他提出来的,也不是我秦观提出来的,你不配合与我无关。至于龙蛇鼎嘛?那是苗步行拿走的,等到我把苗步行交给你们的时候,你们再亲自审问他,我现在急着逃命,不要那玩意儿。”
  如此一来,凌炎便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snaptime:2019-10-23 14:21:59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