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作者:冷得像风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  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第四百零八章 与人渣交易(19-08-11)      第四百零七章 两难境地(19-08-11)      第四百零六章 谁想要凌易的命(19-08-11)     

第四百零八章 与人渣交易

  他该相信秦观说的话吗?假如他放弃了对苗步行残存党羽的追捕,苗步行会放过凌易吗?
  还有,这凌易,真在苗步行手中吗?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然而这么复杂的问题,此时此刻却要他在这几分钟之内作出回复。
  “快一点吧,时间不多了,假如下次,到那一定时间我没有跟苗步行接头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起疑心,到时候事情会怎么发展,凌易能不能保住性命,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凌炎此时却依然沉默不语,他脸色十分的凝重。
  这值得吗?为了一个青门的门主,而选择跟人渣做交易,这简直是与虎谋皮。
  “你这个满嘴谎言的贱人!你真的以为我们门主会……”
  一名弟子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但是他的话说到一半,却被蒋天阳给制止住了。
  “别说了,苗步行提的要求,我们全盘接受,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做到你说的。否则,世界九大陆虽大,我凌炎和青门也让你无立足之地。”
  最终,凌炎还是选择了跟人渣做交易,以此来换回自己弟弟的性命。
  “这……”
  凌炎身边的两名弟子此刻震惊万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会跟人家做交易,而且,在他们看来,这不仅不能保住凌易的命,而且还大大损害的青门的势力。
  “别说了,这就是我的决定,虽然我从来都不相信你这种人渣,但是我希望在这个万分紧要的关头,你可以说到做到。”
  秦观笑了笑,用着比较舒缓的语气说道,“这是自然的,这是自然的,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求财求富求生,我不求死。”
  但是,凌炎此时却脸色一变。
  “我绝对不会放心,在你执行你的计划的时候,我会一直盯着你!假如你这一次还想骗我。那我发誓,就算你逃到海外,我的青门,也一定会把你和你的所有亲人、手下,全部斩草除根。而这一次,你很有可能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自然,我当然知道,你们青门要做到这些事情就像喝水这么简单,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让我的手下继续干他们的活。”
  凌炎冷哼了一声,带着两名弟子准备转身离开。
  蒋天阳摇了摇头,也准备离开。毕竟,他们不可能置凌易的生死于不顾。
  “等等。”
  这个时候,秦观突然叫住了他,再次靠过去对他说道。
  “作为我们友好的见证,我额外再给你提供一个消息,那就是你一定要特别小心苗步行,跟他比起来,我就是一个圣人,你可要千万小心,不要让他耍什么阴谋诡计。何况,他已经穷途末路,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凌炎听了,却没有说话,他猛的一回头,看了秦观一眼。
  仓库当中昏暗的灯光又再次亮了起来,而他和他的两名弟子,也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凌炎知道这次行动的重要性,所以只带了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埋伏。
  看见他们离开了,秦观长舒了一口气,而他身边的人却个个惊魂未定。
  可是,凌炎却没有看到下一幕。
  秦观和从暗处转出来的苗步行对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怎么?都愣着干嘛?搬东西去啊,快去,老子付给你们钱,不是让你们在这傻站着的!”
  看着周围的人又动了起来,秦观长出一口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一饮而尽。
  “还有你们,现在赶紧到周围做警戒,确认没有人盯着我们,假如有什么东西进来了,我要你们保证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周围的佣兵点了点头,20多个人四散开来。
  “苗步行呀,瞧你干的好事,现在这个戏码,可就越来越有意思了。”秦观对着苗步行说道。
  显然,秦观根本没把青门放在心上,他只要到了海外,尤如鱼归大海,青门要找到他,没那么简单。
  “青门那边怂了,他不会再追捕你的党羽了,现在你时间有限,为了防止有什么变数,你想干什么,最好快一点!另外,别给老子添麻烦,明白不?”
  他很清楚,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虽然非常短,这可短在此时此刻,将会变得非常的漫长,而他能做的,也就是尽可能的做好准备。
  想到这里,他又掏出了另外一个卫星电话,拨了一串神秘号码,用西方大陆语说道,“黑克公司吗?我现在需要你们再派更多的佣兵和安保人员到我这边来,记住!我要那些身手好一点的,越多越好!钱?不是问题。”
  走到车上的苗步行刚刚挂掉电话,他十分满意的笑了笑,对现在一切的进展,似乎苗步行很满意。
  他转身跟凌易说到,“小子,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大哥到底有多在乎你,青门有多在乎你。这真是兄弟情深啊,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么意气用事,很有可能会毁了你,还有整个青门!”
  蒋天阳在离开了仓库之后,率领着跟着他的两名弟子在小巷子当中穿梭着。
  “门主,你这么做,真的好吗?”
  “是啊,虽然说凌易大门主无论对于你而言,还是对我们而言,都十分重要。可是,跟这帮人渣做交易,会不会有辱我们青门的威严?”
  但是蒋天阳此时却眉头不展,仿佛根本没有思考他们所说的话。
  “话说门主你近几日还挺忙的,上次在去海外回来后,你还消失了一天,我也知道,门派内部事务繁忙,但是你去了哪里,好歹跟我们这帮弟子说一声。”
  “是啊,这样万一你要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好歹还有个照应,毕竟在凌易大门主已经出事了,你就绝对不能在出事了。”
  听着这些话,蒋天阳却显得不耐烦。
  似乎是,歪门十三旗整合归并到青门之后,原来十三旗的门主,依旧称“门主”,而凌易这个合并后的青门门主,却成为了“大门主”。
  这称谓,可真是歪门的传统啊。
  “我知道你们挺关心我的,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蒋天阳边走边急急的说道。
  “可是,门主,您方才在跟秦观谈判的时候有说过,您为了找到他的藏身之处,费了很大功夫,可是一直以来,门派内部却根本没有什么事情,清闲的很啊。”
  “是啊,门主,我们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搜寻秦观的任务,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在没有经过任何搜寻的情况下,门主您就能够知道秦观的藏身之地吗?”
  他身边的这两名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神情看起来似乎很轻松,但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蒋天阳的神情却越来越凝重。
  “还有,门主,您在出发之前还特地要我们两个人服下特制的丹药,说是可以隐蔽人的行踪,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两个人毛手毛脚,竟然还是不小心暴露了。”
  “对呀,门主,看来,这个丹药的配方要修改一下了。”
  这两名弟子说到一半,蒋天阳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用了,不用修改配方了,这个药的效果还没到呢。”
  

snaptime:2019-10-23 14:31:24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