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处处开外挂》全文阅读

作者:一本江山  三国处处开外挂最新章节  三国处处开外挂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三国处处开外挂最新章节第753章 李儒董瑾南逃徐晃夺关(三合一)(19-11-15)      第752章 虎豹骑出曹操赐剑(二合一)(19-11-15)      第751章 杨定死郭汜亡(二合一)(19-11-15)     

第717章 报仇还要什么证据(三合一)

  公孙瓒不屑冷哼一声,挥袖一动,脚下一滑主动迎向了刘纬台。
  看得出来,这次的主谋就是老二。
  其它二人如果没有老二的攒动,是不敢背叛他的。
  毕竟二人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们也乱来,事后肯定没好果子吃。
  所以他要第一时间击杀刘纬台。
  刘纬台早料到公孙瓒会对自己动手,刚才手里就抓起了自己的阴阳卦,顺势砸向了公孙瓒。
  公孙瓒进击受阻,闪身一躲,这时李移子、乐何当二人的匕首同时朝着他侧翼刺来。
  公孙瓒忙挥短剑一挡。
  “锵!”的一声,接着李移子、乐何当又同时左右一刺。
  公孙瓒甩手一划袭向二人的手腕。
  李移子瞳孔一缩往后一退,公孙瓒的短剑划伤了乐何当。
  乐何当发出一声惨呼,公孙瓒趁机一脚踹出,乐何当整个人飞撞向后面的柱子子,然后手中的匕首脱手,人与匕首先后落地。
  乐何当又发出一声闷哼。
  乐何当等人的武艺本来就不如公孙瓒,在加这几天享受荣华富贵以及权力带来的特殊待遇,身体素质更是大不如前。
  而公孙瓒一直戎马征战从未真正解甲,他的一脚力量保其大,真是够乐何当受的。
  “啊!”李移子见乐何当失去了战斗力,呐喊一声又冲向了公孙瓒,公孙瓒挥剑一挡,然后躬身了避。
  原来刘纬台不声不响的从后面袭来。
  刚才李移子那一声叫喊为的就是吸引公孙瓒。
  只是四人结拜以久,谁不知道谁那点道行。
  刘纬台喜欢玩阴的,如果不是他还有那一套忽悠人的本事,公孙瓒岂能用他到现在。
  所以公孙瓒躬身一躲,返手就是一招反刺。
  “噗呲!”
  如果说李移子见乐何常年要出入各地,要随便军出任务做买卖之类的,多少还能有点武艺。
  那刘纬台就真的是弱鸡,这斯除了跑得快一点之外,真没啥优点了。
  李移子见刘纬台被刺中,心下一骇,转身往门口跑去,二个结拜兄弟被公孙瓒所伤所杀,剩他一个哪里是公孙瓒的对手,所以先跑为妙。
  公孙瓒拔剑一抽,甩手就是一掷。
  “噗呲”一声,李移子的后背被短剑刺了进去,然后扎进了心脏,接着双手拉了拉门,往后跌倒下去,第一个死了。
  公孙瓒看也不看他,伸手一击握着伤口的刘纬台,然后夺了他的匕首。
  “大哥我错了!大哥我错……”刘纬台忙求饶,不过公孙瓒挥衣袖一割。
  匕首划破了刘纬台的喉咙,鲜血溅满了公孙瓒的衣袖。
  这时外面听到动静的亲卫推开房门,见到里面的场景,短暂的错愕,然后纷纷拔剑警戒四周。
  进来的人也用剑对准刘纬台、李移子等人。
  公孙瓒一挥衣袖道:“将人都抬走吧!”
  亲卫这才将三人的尸体抬走,虽然乐何当还有口气没死,不过会比死还难受。
  人抬走了,公孙瓒道:“将店小二叫过来,我要好好感谢他。”
  很快店小二被带了进来,店小二诚惶诚恐道:“侯爷……”
  “好了不用害怕,你的报信很及时,我差点就中了这三人的伏杀了,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公孙瓒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自个儿倒酒喝了起来。
  店小二道:“小人不要奖赏,侯爷是吉人自有天相,有福寿星照着,这些叛徒怎么能伤到侯爷。”
  “哼,吉人自有天相,有福寿星照着,你到是挺能说的,这样吧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了,我在赏你一百亩地跟一栋宅子外加十万贯新币。”公孙瓒大方的说道。
  店小二感激涕零道:“谢侯爷,谢侯爷……”
  店小二每说一句就拜一下,然后每说一句双往前拜得更近,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当第三句完起身的时候突然一道寒光一闪,他手里多了一把短剑,直接朝着公孙瓒的心口刺了过去。
  “噗!”
  这一刺发生得极快,而且更突然,四周的亲卫压根没有注意也没有想到,一下子脑袋蒙了。
  公孙瓒整个人被刺往后跌了过去,整张桌子垮塌下去,一桌子酒菜打翻在地。
  不过很快亲卫们反应了回来,拔剑此向这个店小二,店小二出奇的冷静,并没有多挣扎反抗,而是站直了任凭这些公孙瓒的手下捉扣起来。
  公孙瓒躺在地上,一支手捂着剑,一支手撑在地上,嘴角还溢出了血渍。
  “你是……谁的人?”
  店小二道:“你以为我会说吗?”
  话落,两个亲卫各一拳击出,打在店小二的肚子里,公孙瓒的亲卫队长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道:“说,不说砍了你。”
  店小二还是不说,接着公孙瓒的亲卫队长一剑砍了店小二的臂膀。
  这一下店小二疼得死去活来,惨嚎不已。
  公孙瓒道:“不说,下一剑就砍在你的脖子上,说了我可以让他们替你止血。”
  这店小二到也是一个有毅力的人,咬着牙终于不在翻滚身体,然后回道:“我说,是是张校尉让我做的,快替我止血。”
  “什么张校尉,是谁?说具体点?”公孙瓒的亲卫队长追问道。
  店小二道:“是张燕校尉,我们东莱的第十校尉军张校尉。”
  “快,快替我止血,我不想死,快,我说的都是真的。”店小二不像是演的,这一回是真的痛得忍不住了。
  不过公孙瓒并没有让人帮他止血,而是站了起来,将插在胸口的短剑一拔。
  胸口并没有一丝血迹。
  人也没有受伤。
  店小二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刚才明明刺中了,而且他能感觉到刺进去了。
  即使穿不透心脏,公孙瓒不会死,但是也会受伤。
  “许些小伎俩,本侯早防着呢。”公孙瓒将外面的衣服顺着剑口一撕,只见胸口绑了一块肉。
  刚才的短剑是刺在这块肉中,接着公孙瓒又解下肉,他还内穿了一套甲板。
  有这块甲板,店小二的剑又怎么可能刺伤他。
  “你……算你厉害。”店小二一脸的懊悔之情。
  公孙瓒道:“说吧,你真正的主人是谁,就不要用前面这个嫁祸的借口了,威海侯本人早就去了辽东,辽东、辽西的将领不可能背着他干这么龌蹉事的,而且让我穿上这玩意的就是威海侯的人,人家早知道你们会设计嫁祸了,一群无胆鼠辈。”
  公孙瓒说完,门外走进了人,这人正是天罗地网在幽州的负责人,受郭嘉之托主动来提醒公孙瓒的。
  许定与公孙瓒都以定下了决斗的计划,谁都不想计划被打断,此时两方都有共同的利益与目标,自然会合作。
  其实以公孙瓒的性格他本来是不相信的,不过最后还是抵不过许定方面软毛硬泡,只好装了一把。
  结果还真像郭嘉猜的那一样,有人想嫁祸。
  不得不说店小二的的计划很完美,先主动将刘纬台、李移子、乐何当三人出卖,获得公孙瓒的信任,降低公孙瓒手下的警惕性。
  毕竟谁都想不到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地点,会发生第二次刺杀。
  而且并不是以杀死目标为最终目的。
  “哈哈哈,算我认载,不过你们想知道幕后的人是不可能的。”店小二舌头一倦将牙齿上的毒药带出然后咬破,剧毒瞬间流进了喉咙。
  公孙瓒的人想阻止以经来不急了。
  不过天罗地网的负责人却轻笑道:“你不说我们也知道,袁绍吧,许攸派你来的吧。”
  店小二眼睛蹬得大大的,他跟许攸都是单线联系,怎么可能被许定人发现。
  此刻他有些不甘,断了一臂,又吞了毒药,表演得以很出神入化了,结果一点用没有。
  不过此时他以经后悔不急了,腹部一阵绞痛,然后整个人没有了意识,身体软倒了下去。
  “果真是袁绍这个不要脸的,好你个许攸,有机会我定杀了他。”公孙瓒愤愤不平道,刚才店小二的表情以经出卖了结果。
  不过天罗地网的负责人道:“虽然我们知道是谁要害将军要嫁祸我家侯爷,不过我们没有证据。”
  “哼,报仇还要什么证据?你们家侯爷就是这点不好,太规矩,太正了。”公孙瓒拍拍身上的杂物,迈过店小二的尸体,然后头也不回的道:
  “回去告诉威海侯,计划不变,我等着你们在关外决斗,越快越好!”
  很快蓟县城禁严,公孙瓒的兵马不时从大街上跑过,然后将袁绍的人或者跟袁绍相关的人通通给捉了。
  当然天罗地网也为他提供了一些隐藏在幽州的袁绍方面探子。
  一时之间袁绍的人在广阳郡损失惨重,而且他派许攸谋害公孙瓒,嫁祸许定的事也传了出去。
  当然袁绍方面矢口否认,许攸反栽脏是郭嘉嫁祸他,是许定向袁绍泼脏水。
  幽州的局势陡然上升,一下子吸引了天下诸侯的目光。
  所有诸侯都在猜测,袁绍可能要介入幽州之事。
  “哼,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如今恐怕天下人都知道了我们在幽州干了什么?”袁绍听说了这事好很愤怒,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许攸。
  许攸辩解道:“主公,那郭嘉只盯着我冀州一家,死死盯着我,本就是早有预谋,我们的人被察觉出来也是正常,但是他并没有证据,纯属杜撰,公孙瓒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只是封查了广阳郡,我们还可以按原计划行事。”
  “按原计划行事,可是现在许定以经知道我们要在幽州捣乱了,岂能不防备。”袁绍没好气的训道。
  许攸道:“主公,我们前期工作以经准备就绪,现在公孙瓒以经离开蓟县了,我们可以提前出手,即使许定知道又如何?”
  “提前动手,那我们就得跟公孙瓒先打上一场了,我军得派更多的兵马入幽州。”袁绍有些不太情愿,这是一个投资跟回报的问题。
  投入太多,收益太少,这种事就得好好考量考量了。
  “主公我们有内应,公孙瓒又不在,幽州军群龙无首,打又何防,而且公孙瓒的人马不一定敢打,肯定是先回缩,毕竟一但公孙瓒输了,幽州便不属于他们了,他们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属于他们的州郡而跟我们死磕。”为了挽回信任与损失,许攸只能尽量的淡化刺杀事件的影响,劝手袁绍动手,然后在立新功,如此才能宠信有佳,才能保持他在冀州的地位。
  袁绍也并非这么好忽悠,想了想便让人将其它谋士都招了。
  不过这一回出乎许攸的意料,所有人都支持提前动手,并且加派一层的兵马。
  “主公这以经是背水一战了,幽州若被许定拿下,我冀州将在无遮拦,面临着他三面进攻。而且有消息表明,许定恐会在拿下冀州之后立即进攻我冀州。”逢纪道:
  “主公以我们对许定的了解,公孙瓒若败,许定重新他的可能性极大,到时他收用幽州兵马,其军力更加庞大,而且公孙瓒方面也会因为这次刺杀之事记恨于我们,必定也心甘情愿当先锋攻打我冀州。”
  经逢纪这么一说,袁绍这才明悟过来。
  许定得幽州,不光是得到偌大的疆域,而是公孙瓒系庞大的军队。
  完全可以在这个冬季开战南下。
  许定方便有了新粮种,产量高,后勤足,以经具备了开足马力持续作战的能力。
  这一场决斗,即关幽州,也身系冀州的未来。
  他袁绍也到了跟公孙瓒一样选择的时候,到了袁家与许定最后决战了结的时候。
  袁术虽然也是袁家,但是这败家子不顶用呀,打谁都输,连许定方面一支偏军都打得缩在汝南,他根本不能指望,也代替不了袁家了。
  只有他袁绍才是袁家的真正代表,才是天下人心目中的四世三公。
  “好,提前动手吧,大军即日起,进入幽州,此战身关我冀州去留,更身关我袁家兴衰以及各位的前程,希望大家精诚团结,上下一心,我们跟许定好好斗上一斗。”袁绍也是一方诸侯枭雄,一但认清事实,也是果断,当即分发命令,调拨大军出征。
  手下各谋士也齐心协做各自做好份内之事。
  其实现在袁绍的班底可比历史上和谐多了,因为谋士没有这么多了,尤其是冀州一系都大部分投了许定。
  袁绍内部矛盾反而没有这么尖锐,颍川系独大,反而能将力量往一处使。
  当然鉴于这一次身关冀州存亡,兹事体大,在加上颍川系独大,袁绍还是亲自统兵,牢牢握住兵权。
  只留儿子袁尚坐镇守邺城,又让外甥高干在魏郡屯兵驻防。
  高干防的不是许定方面从青州杀来,而是南边的吕布这头凶虎。
  濮阳到邺城,以骑兵的速度实在是太近了。
  曹操的前车之鉴,袁绍可不敢在吃,所以必须提防吕布。
  袁绍出征,一路向东北方挺进,沿途冀州的巨鹿、安平、中山、河间、渤海五郡望风而降,纷纷改弦易辙。
  这些郡县叛公孙投袁氏并不足为奇。
  袁绍本就是冀州牧,而且又是四世三公,正是他们最理想的人选。
  很快袁绍先锋进入幽州涿郡,涿郡世家倒戈投降,袁绍之军击败公孙瓒从弟公孙范。
  袁军拿下涿郡的同时,代郡等地纷纷也反叛公孙瓒,不过他们不是投向袁绍,而是刘备。
  刘备在此发家,又贯会笼络人心,走了之后也一直联系勾搭,从未中断过。
  以前公孙瓒念他是同门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深究,这恰恰给了刘备机会。
  吃下涿郡,袁绍先锋直往广阳郡蓟县而去,同时又派出一支偏军沿东边沿海挺进。
  据有安次、泉州、雍奴三城的幽州本地豪强王松举三城投降袁绍,袁绍还命其守三城就地割据一方,然后偏军继续往右北平挺进。
  沿途各豪强世家,纷纷举兵响应,一时之间半个幽州落入袁绍手中。
  公孙瓒的兵马只退守蓟县跟上谷郡,跟渔阳郡北边一带。
  发生这一切的时候,公孙瓒以经出了居庸关,大军驻扎在内长城一线。
  而许定也带着浩浩大军走草原路线抵达外长城一带。
  “汉升你带着第七校尉骑去跟公孙瓒会面吧,记得给公孙瓒留点面子,别让白马义从输得太惨。”
  黄忠抱拳回道:“是主公,忠省得。”
  白马义从也是骑兵中的精锐,更是大汉的重要骑兵力量,若能尽量保存,不管是对大汉还是对许定都是有益无害的。
  黄忠带着人南下了,许定则带着左骑卫、归义军、还有新倭军朝着西边而去。
  不久到达宁县附近,这时探马来报。
  “报!禀报主公,中部鲜卑大军以到弹汉山,不日就能到我们这边。”
  鲜卑异族插手中原之事,这一点许定早有预料,而且安插在那边的暗子也早以传回了消息,最近中部鲜卑一直在集结兵马,所以许定猜到对方会来搞破坏。
  毕竟这些家伙也不希望幽州被许定拿去,因为这样许定从幽州出兵就更快了,可以更便利的攻打中部鲜卑的各个部落,那时将是中部鲜卑的噩梦。
  许定问道:“统兵的是何人?”
  探马回道:“主公,此次蛮夷来军乃为步度根与轲比能联军,他们带上了泄归泥,名义上是由泄归泥为主帅,实则是二人掌握所有大权。”
  泄归泥是扶罗韩(蒲头)的儿子,扶罗韩(蒲头)增拥兵数十万,自命大人,差点统一中部鲜卑,威望极高。
  不过死后,中部鲜卑一盘散沙,其子泄归泥年幼不能服众,大权都在叔叔步度根的手里。
  诸部同样也不服步度根,比如轲比能就是其中的一个,轲比能的势力一度发展远超步度根,成为中部鲜卑第一人。
  如果不出意外,他本来是能一统中部鲜卑踢掉步度根的人。
  不过东部草原一战,被许定给打残了,兵马几乎尽毁。
  要不是以前积攒下来的威名以及弟弟苴罗侯在老巢保留了一点兵马,估计早被步度根给吃掉了。
  当然步度根也好不到哪去,还是在东部草原,被第七校尉军跟归义军联合给按在地上摩擦了一回,同样是损失惨重。
  现在二人难兄难弟,势力又扯平了,所以此次出兵只好打着泄归泥的名号,如此才能重新集结中部鲜卑各部族的兵马参战。
  “很好,两个人都来了,正好一网打尽,一次解决了他们。”许定微微一笑,然后对手下道:“去联系一下宁县,将鲜卑来军之事告诉他们,同时我们有必要的会也要借宁县给伤兵养伤。”
  “喏!”当下有人领命前往宁县。
  …………
  这边黄忠南下,带着八千骑很快来到了会面之地。
  公孙瓒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问自己的探子道:“来了多少人?威海侯来了吗?”
  探马回报:“将军,威海侯来了,不过他在外长城与黄忠等人分开了,带着两只骑兵,一只步兵朝西边去了,只有黄忠带着第七校尉骑南下赴约。”
  公孙瓒闻言抚须大赞道:“真男儿也,威海侯一诺千金,一直是我辈楷模,整个大汉我公孙瓒只佩服他一人。”
  如果不是因为许定的名声好,口碑佳,换一个人公孙瓒才不会进行什么决斗。
  现在许定按约并没有带大军南下,连在一旁观看的意思都没有,足以见对方的心诚,这一下他也算放心了。
  很快黄忠到来,并交上了正式的决战战书。
  对于这么一场公平公正的决斗,仪式还是要做足了,因为这会载入历册,不管谁输谁赢,都值得日后的人门尊敬。
  递交了战书,签完了名字,黄忠便要开战,这时公孙瓒道:“等等,你军远道而来,此时疲惫,还是休息一下吧,我公孙瓒手下皆为精骑,不想乘人之危,两军拿出最好的状态,方不辱对方。”
  黄忠当然也不矫情,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输,所以简单回了一个字:“可!”
  等休息足够了,两支大军上马展旗,各出五千骑于开阔平坦的草地摆开阵势。
  公孙瓒在前,左右分别是手下在大将吴勉、赢瑜等老人,身后全是数万白马义从中挑选再挑选出来的最为精锐的战骑,一个个精神抖擞,气士高昂,战意浓浓。
  此战身关荣誉,他们也早以渴望与东莱骑兵一战,只是一直未能如愿,今日长枪所指,剑锋出鞘,他们要面对的同样是当今最为强劲的骑兵之一。
  胜则千古留名,败则退出幽州。
  身为军人,没有谁甘愿认输成为失败者。
  黄忠这一边,不光有老搭档韩当还有手下最能打的各都尉、副都尉跟出身入死的三军将士。
  同样还有混在黄忠身边暂时当亲兵的鲜于辅、鲜于银两兄弟。
  他们代表着刘虞的残部,用堂堂正正的方法替刘虞报仇,如果冲阵斩杀了公孙瓒,那也算是替刘虞报仇,尽了下属的本份。
  如果杀不了,那此事也到此为止,他们与公孙瓒的恩怨也算是了结,以后不在重提。
  “此战,身关主公大计,得幽州,我东莱大军可借势吞天下!”黄忠手握盘刀,朝天一指道:
  “同样此战身关我第七校尉骑的荣誉,我军从建立起差不多十年了,大仗小仗无数,还未曾败过,今日我等同样不能败,因为我们是第七校尉骑,是东莱最强的骑兵之一,是大汉最强的骑兵!”
  “不败!不败!不败!”
  五千将士同声高呼,只见黄忠盘刀一指,军中大旗一动,将士们催马跟着冲了过去,其势如龙,滚滚如洪。
  

snaptime:2019-11-16 03:10:51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