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天子》全文阅读

作者:剪水II  无敌天子最新章节  无敌天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天子最新章节565纪元的终结4神秘的小宁(19-08-17)      564纪元的终结3(19-08-17)      563纪元的终结2(19-08-17)     

468剑如星河青城掌教一波又一波的超级震惊(1/3)

  青城掌教静静看着面前少年。
  他能护着英儿返回,这是大功一件,本想着他如天赋不错,就提为精英弟子,只是此时此人却表现的有些浮夸。
  “你来试试,城字第一破,你如果能仿出我三成,不,两成,老道就算你过关。”
  余通幽偏黑的眼皮猛然一翻道:“假若仿不出,那就好好交代你从哪里学得青城剑法吧。”
  偷学功法,乃是大忌。
  而功法泄露,更是一个门派的大事。
  余通幽神色里闪过一些凌厉。
  夏极闭目想了想,略作领悟。
  持剑。
  摆出余通幽刚刚的起手式。
  蓦然身子一紧,睁开眼来。
  手掌反复,剑成叠影。
  刷刷刷...
  叠影一重,两重,三重...三十重...四十重...
  余通幽:...
  死死眨了眨眼,却看到那四十重幻化为了五十重。
  夏极并不前冲,相比起余通幽的凶猛劲儿,他显得更是闲庭信步,只是往前轻轻迈出一步,手中的剑也随之刺出一步。
  这一刺,仿是数十剑,甚至百剑,直接化作了一团明亮的剑幕。
  剑幕才出,却又骤停。
  夏极挥剑入鞘,然后平静地看向了青城派掌教,问:“可仿到了两成?”
  余通幽:...
  他说话忽然有些结巴了:“那...那个...你叫夏无极吧?”
  夏极点点头。
  余通幽道:“我将这十式都演示一番,你...你瞧瞧。”
  说罢,他起剑。
  身形如松,但却藏着煞气,这煞气有些冲撞了这剑法里原本的清幽之意,但却更显凌厉。
  城字十破!
  如果说起初那第一破是十重剑影,那么十破连起,就成了一套无匹的剑势,只是气势就已经足够骇人,好似那青城山巅每到夏日,变回汹涌而下的瀑布般,携带了一股“与普通剑法”完全不同的威力。
  余通幽身形骤停。
  行如风,静如松,只是这风也有煞气,松也有煞气,端的少了宁静。
  难怪口不择言,说要屠了那镇邪镖局满门为自家儿子血债血偿!
  难怪远离青城山,来到这小镇落脚,心怀鬼胎。
  城字十破转瞬已经演练结束。
  余通幽也未说话,因为他看到这位年轻的弟子闭上了双眼。
  他在思索,在感悟。
  却唯独没有疑惑。
  这反应让他愣了愣。
  但余通幽好歹也是剑法大家,未曾催促,而是静静等待。
  等了片刻,等到那年轻弟子唇上露出了笑。
  余通幽才有些不敢置信地问:“你懂了几分?”
  夏极道:“略懂一分。”
  余通幽愕然,还要再说什么。
  夏极已经挺剑来到了这空地中心。
  他以第一破的姿态拔剑。
  剑影重重。
  就如幻影叠加,一念十重,再念二十,三念三十...他停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手中的剑已经没了,而成了梦。
  一场梦境,剑影如幻。
  余通幽一愣,心里已经不平静了,这起手式...他已经比不起了。
  只是这起手式,就让他觉得自己只是个蹒跚学步的小孩。
  夏极出手了。
  剑光烁烁,但却没有半点凌厉肃杀之一,反倒是无比的平和。
  剑势无匹,化作了星河,让人生不出半点对抗之心。
  余通幽已经无语了。
  明明眼前的少年用的是自己创出的剑术,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剑术哪里有这么厉害?
  如果这么厉害,还要去寻什么辟邪剑法?
  势微的青城派,早已入侵中原,与那武当少林的佛道争雄了,说不得还有机会去面对传说里的神道门...
  面对这才入门弟子的出剑,他只觉自己像个孩子,仰望着星空。
  但这招式好歹是他的,他辨的出尽头。
  十招快过了。
  十招一过,这么美妙的剑法就会消失。
  青城剑派掌教心底不由生出了一丝遗憾。
  夏极剑点穹苍,第十式已过。
  只是才过,他又陷入了平静。
  身型如雕塑般凝固着。
  状态面板里:
  城字十破(残缺版):9层+1层;伤害0-12;特效:叠影3(你的攻击有更高几率令敌人陷入恍惚)
  才入手,就臻至最高重。
  这就是人间天子的天赋。
  但还未结束。
  他的身型凝固着,他的眼睛微闭着。
  青城掌教的眼里,这位看似平平无奇的普通入门弟子,竟是不敢去做任何打扰。
  此时。
  后院的屋门被打开,青城剑派亲传弟子侯人雄推门而入,恭敬道:“掌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何时出发去往镇邪镖局,血债自然血偿,我们要杀的那镇邪镖局鸡犬不留!”
  余通幽摆摆手:“退下。”
  侯人雄:???
  之前师父不是比谁都着急么?怎么现在不急了?
  而且余英在床上痛苦的模样,可是让师父痛苦不已,爱子无辜而死,哪个父亲不心疼?
  可师父为啥现在不急了?
  侯人雄目光撇了撇,只见自己崇敬的师尊正看着院落里,那才入门的普通弟子。
  而那普通弟子如今身如雕塑...
  是他?
  不可能是因为他。
  “退下!”
  余通幽又说了声,声调加重却压得很低,似乎怕打扰到那位。
  侯人雄不敢违逆师命,虽然不解,还是急忙离开,然后轻轻关上了门扉。
  前后不过片刻。
  而夏极动了。
  他的状态栏面板先变了:
  “城字十破”的十变成了十一,十一变成了十二...飞快变为了十八。
  “残缺版”也开始缓缓变化,变为了完美版。
  然后夏极的剑终于抖动了一下。
  青城掌教余通幽瞳孔急剧收缩,他骤然之间心中生出一种难言的感动。
  这感动里充满了希望,又充满了对失望的担忧。
  夏极出剑了,将之前断了剑势瞬间补,他似已不在那处,而是化作一团影影绰绰的剑光,人剑合一。
  青城掌教哭了。
  双目通红,老泪纵横。
  “这...这难道是我青城剑派历代先祖显灵,才在我剑派势微之时,将这孩子送来吗?”
  这哪里还是他能创出的剑招。
  哪里还是他需要弥补的剑招。
  便是他想象里的“城字十八破”也不过如此。
  当年他曾叹过“如我青城剑派三大绝学未曾丢失,何必去觊觎别人的武学”。
  如今,这第一绝学似乎已经重现人间。
  在那新入门的青城弟子面前,这青城剑派的剑法大家,几乎要跪下。
  他此时哪里还有半点怀疑“功法外泄”。
  剑光就如一条星河,遮蔽了庭院的光明,却没有半点杀意,有的只是那浩瀚如水的静谧,与深不可测的星空。
  十八破的最后一破尽了。
  但夏极的剑依然未曾收入鞘中。
  余通幽喉结滚动,他瞳孔都忘了眨。
  这...
  这弟子,他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
  青城掌教全身颤抖,这远离青城山的院落里,他如在看着一个活着的传奇。
  

snaptime:2019-11-19 12:08:32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