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后让为师来》全文阅读

作者:隐语者  退后让为师来最新章节  退后让为师来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退后让为师来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三章 契约失效(19-11-12)      第七百二十二章 不够尽兴(19-11-12)      第七百二十一章 还没用力勇者就倒下了(19-11-12)     

第七百二十章 前辈

  “师父,好像真的打死了。”
  敖玉烈遥遥相望无头尸体,感受不到上面有任何生机。
  不应当啊,你个牛逼哄哄的奇迹之王,结果就这种水平?
  从艾萨克吊打勇者的姿态来看,这个家伙搞不好可以跟猪八戒五五开,没那么容易死才对。
  四天王和传讯员也是面面相觑。
  刚才在勇者被吊打的过程中,他们基本已经做好了阵营选择,毫无疑问,选择如今光头,原版最正宗的魔王是最正确的选择。
  魔族嘛,臣服强者,不寒碜。
  更别说,强者原本就是他们应该效忠的对象,顿时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结果没想到,魔王身边的另一个奇迹之王,反手就被人爆了脑袋。
  你丫原来这么弱?
  不是,是阿努比斯大人居然这么强?!
  确认过眼神,他们永远都是阿努比斯大人最忠诚的部下!
  直到阿努比斯大人的死亡,嗯,没错,就是这样。
  毕竟奇迹之王嘛,不能活太久。
  到时候改换门庭,不寒碜。
  “好像还真的死了。”唐洛说道,“真的这么弱?”
  话音刚落,没头的艾萨克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依然保持着无头的状态,他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方摸来摸去,没能摸到自己的脑袋。
  “你把我的头给毁了!”
  通过某种特殊的空气共鸣震动,艾萨克“开口”说道。
  “能说话,很好。你是谁?”唐洛问道。
  “该死的小鬼,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无头艾萨克消失无踪,速度比刚才快了不止十倍,偏偏没有刚才高速移动带出来的呼啸之风。
  悄无声息剑,他出现在唐洛身前,一拳砸了下去。
  唐洛看向艾萨克,玄金不灭身形成无形的防护。
  艾萨克的拳头停在唐洛面前十厘米远的地方,从拳面开始,寸寸崩裂消解。
  不是化作一团血肉,而是直接化作粉末,仿若是枯骨风化。
  跟唐洛的防御无关,纯粹是这条手臂无法承受这一拳的力量。
  一拳打掉自己整条右臂,艾萨克显然是动了真火。
  只可惜,没有任何作用。
  唐洛连手指都没有抬一下,依靠在魔王王座上,就这么看着艾萨克。
  “轰!”
  第二拳,打出了声音,像是一声炸雷回荡在房间中。
  四个天王外加一个传讯员脸色一白,口鼻耳朵中涌出鲜血,当场昏迷过去。
  敖玉烈露出灿烂的笑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师父果然还是爱我的,我是师父最宠爱的弟子!
  第二拳报销掉艾萨克另一条手臂,同样化作灰白色的粉末飘扬。
  艾萨克不依不饶,双脚踢出。
  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不灭玄金身的轮廓都没能踢出来,艾萨克顿时成为了一个没有四肢和脑袋的人。
  他悬浮在半空中,无形的力量维持着身躯:“不得不承认,在一群小鬼中,你的实力不错。”
  态度略微改变。
  “你是神魔行走?”唐洛看着艾萨克。
  “呵,自以为是,不知所谓的称呼。”艾萨克的笑声带着无边的自傲。
  看得出来,他知晓唐洛他们的“真实身份”。
  知道神魔行走这群特殊的存在。
  但他对神魔行走不屑一顾,其态度高高在上,还要超过一些神魔行走对任务世界土著的态度。
  偏偏自己把自己打成了人棍,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同时,他也否认了自己是神魔行走。
  “师父,会不会是上次那个吸血鬼,叫什么来着。”敖玉烈说道。
  他想起来遇到的那位该隐斯特,从神魔游戏中脱离的神魔行走。
  唐洛伸手:“看来,我们遇到‘前辈’了。”
  眼前的艾萨克,绝对不可能是这个任务世界的原住民,他称呼唐洛他们为“没有破壳的小东西”。
  目前神魔行走中,最“古老”的人,便是宙斯、奥丁、姜尚还有赤精道人。
  可就算是他们,在现实世界的年纪,实际上也不过百来岁而已。
  在他们之前,还有神魔行走存在,并且留下了“武林神话”这一组织的传承。
  神魔行走的任务不会一直永无止境地持续下去,五十次的任务可能就是终点。
  那么,终点之后会是什么?
  那些曾经强大的神魔行走,又去了什么地方?
  总不能所有的神魔行走,都死在了任务世界和“任务失败”中吧。
  该隐斯特的出现,给了一个答案。
  但这个答案并不“正确”,该隐斯特是借助了源之力,从神魔游戏中脱离用他的话,是从某个不可言说“归墟”离开。
  同时他本人依然被神魔游戏“看”着,尽力躲藏着。
  还分出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壮士断腕,特殊的现实任务,那腐败之血就是该隐斯特的“断臂”。
  那让该隐斯特恐惧,不可言说的归墟之地,到底是任务失败次数达到上限的惩罚之地,还是神魔行走的最终归宿?
  艾萨克的出现,让原本的推测,变成了答案。
  或许,那些任务失败达到次数上限的神魔行走,并没有真正死亡。
  而是跟该隐斯特一样,去了归墟,接受失败的惩罚。
  而真正通关了神魔游戏的神魔行走,便是眼前的“艾萨克”!
  当然,他们的称呼,未必就叫神魔行走。
  神魔行走是唐洛他们这代神魔行走起的名字,武林神话留下的一些东西中,也没有对神魔行走进行什么额外的称呼。
  唐洛伸手抓向艾萨克。
  非常轻松地抓住眼前漂浮的残躯,但同时,那残躯也化作了一团灰烬。
  “跑了啊。”敖玉烈有些失望。
  “没跑。”唐洛说道,“他中了我的生死佛国。”
  他站起来,蜷缩在唐洛腿边的哮天犬“喵呜”一声,跳到地上。
  “这次任务随意吧。”有失败次数,就是这么任性,唐洛冲天而起。
  从猪八戒两人撞出来的大洞中离开。
  “我们干什么?”敖玉烈看向哮天犬。
  师父追以前的神魔行走,二师兄打魔王,他也应该动起来,发挥一点作用才对。
  “哈!”敖玉烈猛地一拍手,“狗子,我们去追勇者!”
  那个勇者,大有问题!
  艾萨克作为成功完成神魔游戏的先行者,对唐洛他们这些没有破壳的小东西不屑一顾。
  却对勇者这个土著打打杀杀,打了他一顿后又刻意放过他。
  敖玉烈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勇者有问题。
  这个时候,就应该跟上勇者,随时汇报动向。
  如果勇者爆种时间已经结束,还可以凑上去把人打一顿,再问出点什么来。
  你个浓眉大眼的,隐藏很深啊!
  为什么是打一顿,再问呢?
  因为不打就问,勇者肯定不会答,自然要先打再问,这是大家很熟悉的基本流程。
  敖玉烈和狗子愉快地追击勇者去了。
  勇者跑路的速度很快,这个时候早就跑得没影了。
  不过没关系,相处中,他的味道已经被哮天犬记住。
  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把自己埋进地下一万米,也会被哮天犬给刨出来。
  “果然妹子也没有了。”
  在另一个房间的影和梅林,没有出乎意料,也消失不见。
  敖玉烈脑补一下,很难想象勇者是怎么把三个妹子一块带走的。
  难道是一股脑全部抗在肩膀叠罗汉?
  那还真是男人的肩膀,承受力远比想象中的要强。
  也有可能是肩头扛一个,背上背一个,还有一个……夹着跑?
  很快,敖玉烈就来到了亚瑟大叔所在的地方。
  第三天王自然已经脱困,现在昏迷在“主舞台”中。
  亚瑟这位断后的大叔,有一半的身躯依然被困在寒冰中,保持着和伊拉对抗的姿势。
  估计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可以彻底解冻。
  “有三个妹子了,实在没有办法再带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敖玉烈嘀咕一句,从亚瑟身边走过,追寻单纯不做作的真男人勇者留下的轨迹而去。
  魔王城的高空中。
  两道残影不断飞行撞击,魔王阿克蒙偶尔停下来,释放几个威力不俗的远程攻击魔法,和猪八戒战得难解难分。
  五五开之势非常明显。
  可以看到,猪八戒和阿克蒙一样,都是赤手空拳,用拳头作为武器,没有掏出九齿钉耙。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这是表面的五五开,虚假的五五开。
  猪八戒没有认真。
  阿克蒙的进步是挺大的,还要胜过目前拿着勇者之剑的勇者。
  击败敖玉烈更是不成问题,可遇到猪八戒就有些不够看了。
  猪八戒一边应付着这个走上魔王之路的真魔王,一边和沙悟净聊天:“师弟,你要不要出来打一打?很久都不活动没关系吗?”
  “不用,二师兄,我很好。”沙悟净拒绝。
  最为器灵,这样的战斗其实对他帮助不大。
  “哎呀,你这样老是宅着,对身体不好,应该多出来活动活动。”猪八戒劝道。
  其实就是想要偷懒。
  沙师弟实力比不上阿克蒙,但身为琉璃净衣器灵,防御力惊人,抗住阿克蒙的攻击没什么问题。
  他猪八戒就可以接着“锻炼师弟”的之名,名正言顺偷懒了。
  身为出家人,猪八戒是个另类,一点都不喜欢打打杀杀。
  “二师兄,如果你不想打的话,我可以帮忙。”老实孩子沙悟净有话直说。
  “说什么呢,我是给你锻炼的机会。”猪八戒义正言辞。
  大师兄不在的日子里,他必须要顶上去至少表面功夫要做足。
  不然以后大师兄问起来,来一句“呆子你又偷懒了”,变着法子折腾他就不好了。
  尽管他是师父最宠爱的弟子,可大师兄自带回归BUFF,师父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能为了现在牺牲将来。
  这点前瞻性必须有。
  “轰!”
  有前瞻性的猪八戒坠入到黑森林中,大片树木倒下,一道巨大的沟壑出现在森林中。
  “什么情况?”猪八戒瞪大眼睛,“他怎么突然变强了,师弟你没事吧?”
  沙悟净浮现在他身前,身躯微微颤抖着:“无事。”
  正聊天,魔王突然大爆发,将他和沙悟净一同打落天空。
  “哼,没想到你这么入戏,早知道我不用这么相信了。”
  高空中,艾萨克活动着双手,对于这个新身躯非常满意。
  怎么说也是勇者的宿敌,魔王身躯的强度不是老爷爷能比的,多少可以发挥出他一点实力。
  “先解决了那个小鬼,连蛋壳都没破,也敢……”
  “轰!”
  一声巨响,有着魔王之躯的艾萨克消失不见。
  远处一座山峰缓缓倾斜倒下。
  唐洛伸手抓住艾萨克的脑袋,将其按在山体中,带着巨大的山峰倒塌。
  恰好挡住高速前进的勇者。
  勇者紧握勇者之剑,抬头,看到漫天烟尘中。
  阿努比斯抓着魔王的脑袋,像是拖着一条死狗,顺着最新形成的下山路走过来。
  “肯,告诉我,你的身份又是什么?”
  对方露出和以前一样,略带“慈祥”的笑容。
  勇者心中警铃大作,手中的勇者之剑疯狂蜂鸣。
  

snaptime:2019-11-12 05:16:27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