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摹? 》全文阅读

作者:须尾俱全  鹊摹? 最新章节  鹊摹? 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鹊摹? 最新章节1445sweettooth(19-12-04)      1444从梵和身上拿到的(19-12-04)      1443林三酒能想到的办法(19-12-04)     

1444从梵和身上拿到的

  
  【终于写完游戏部分了,赶紧进入剧情部分……】
  
  如果只用肉眼看的话,此刻高高悬在空中的烈阳似乎与以往的夏天没有什么不同。耀眼的阳光从蓝天上投洒下来,一直洒到了人间地界,才展露出了叫人触目惊心的恶毒。
  
  每一条街道上,都遍布着浑身布满烫伤、干瘪着蜷缩成一团团的人尸。建筑物在高温下开裂了,有些质量本就不好的房子,早就轰塌成了小山似的碎片。地面龟裂着,偶尔能看见一只还算健壮的堕落种在废墟之间游弋。
  
  在过去短短的两个月里,每一天,温度都仍然在不断攀升;到了今日,所有的人类痕迹都在高温之中消融了,让人很难相信这居然曾经也是一个高度发达的人类文明社会。
  
  空气干热干热的,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蒸发的江河湖海都去了哪儿。放眼望去,目光所及的地方再没有半分的绿意,卡车轰隆隆驶过的地方,立刻就会卷起一阵阵半人高的浓黄尘烟,几乎连视物都困难。
  
  坐在卡车驾驶座里的林三酒,忍不住朝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在她身后,跟着另一辆同样型号的货运大卡,紧随其后的是一辆车体长长的公共汽车。这都不是林三酒目光的重点,她眯起眼睛,仔细地看了看远处天空中升起的一股黑烟。
  
  那股黑烟升起的地方,正是收容了他们一个月的购物中心。
  
  住了这么久,终于不得不离开了……林三酒的思绪忍不住回到了一个月以前。
  
  在林三酒无意间发现了那个装得满满的超市仓库以后,三个人当时真是高兴坏了根本连数都不用点,光拿眼睛看就能看出来,仓库里存着的食水肯定足够他们撑过14个月。而住在在地下超市里,又不用担心阳光直射的问题,真可谓是再理想不过了!
  
  唯一的问题,还是外面大厅里的那一小片热带植物林。
  
  人毕竟都还是贪图安逸的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以如今这个状况来看,只要在地下超市里闭门不出,外面的植物林也没法拿他们怎么样。正好最近一连几天都惊心动魄的,消耗了他们不少体力,借着休养调整的名头,三个人干脆在超市里安下了家。
  
  这一休养,就足足休养了两三个礼拜。由于吃喝不愁,铁门一关,又没有了外敌,三个人在新世界里头一回过上了还算舒服的日子以至于一个月以后,林三酒偶然一捏腰间,竟然发现自己长肉了。
  
  老实说这点儿脂肪并不多,却叫她立刻想起了被豢养的家畜。在这段日子里,她不仅一项能力也没有生成,身手也迟滞了不少;由于没了危机意识,有好几天的功夫,她甚至是一口气在昏暗的地下睡过去的……
  
  再这样下去,对自己肯定有害无益。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得出去巡逻一是为了检查附近的状况,二也是顺便锻炼锻炼自己。
  
  想法是挺好,但是没想到一开铁门,三个人都傻了。
  
  开门的时候,正是下午四点多钟,可是通向一层大厅的电梯,依然被浓浓的黑暗所笼罩着。
  
  林三酒傻乎乎地看了看前方,低声问了句:“难道现在太阳落得这么早?”
  
  卢泽愣着说不出话。忽然只见玛瑟伸手一指,叫了一声“你们看!”,林三酒和卢泽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登时五脏六腑都凉透了
  
  覆盖着电梯的一块黑暗,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稍微动了动这一动不要紧,一点阳光立刻泻了进来,登时透出了半边枝蔓叶片缠绕着的绿色。三个人这才意识到,之所以铁门外一片黑,全是因为被植物给遮挡住了。
  
  接着,越来越多的阴影动了起来,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几十根绿藤好像闻见了人味儿时的,一根接一根的活了过来,缓缓地朝铁门的方向探过了头。也不知是谁先发了一声喊,三个人谁也没敢耽误,转身就冲回了超市,哐的一声就把铁门拉了下来。
  
  绿藤噼噼啪啪地打在了铁门上,厚重的铁门竟然向内凹出了好几个鼓包。
  
  看样子,只要再出去转悠几次,这扇铁门就要撑不住了。
  
  回到超市里,三个人的脸色都难看极了。谁也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从曾经的主动避世,变成了现在想出也出不去。
  
  “这个地方,咱们不能呆了……”林三酒苦笑了一下,“你们说,现在怎么办?”
  
  “就算要走,也必须得把仓库里的东西带上。”玛瑟狠狠地咬着牙说。
  
  “带上东西倒是不难,咱们在外面找几辆大卡车,能搬多少就搬多少。问题是……咱们现在怎么出去?唯一的通道都被那些鬼藤子给挡得严严实实的。”林三酒愁眉苦脸地问。
  
  三人安静了一会儿,卢泽忽然“啊”了一声,随即一个鲤鱼跳起了身,转身就朝超市后方跑,一边跑一边还高声喊:“电梯口不是唯一通道!小酒,你把钥匙拿上!后面还有个门呢!”
  
  这一句提醒了玛瑟,她一拍巴掌,脸色顿时亮了:“对呀!我怎么把那个给忘了!”一拉林三酒,她们也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没过几秒,三个人就站在了超市后门门口。自从林三酒从员工室里现了身,卢泽和玛瑟两人是把这个后门给忘得干干净净的了,林三酒还是头一回才知道原来还有个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后门。
  
  她一边默默祈祷着,一边用钥匙开了门。
  
  老天待他们还算不薄门后是一个狭窄的斜坡,从斜坡里走出去,几个人发现自己正和一排巨大的垃圾桶一块儿,站在了购物中心的背后。这里似乎是超市员工清理工具、处理垃圾的地方,从这儿往外一走,很快就看见了一条小马路。
  
  透过玻璃看着布满了绿色枝芽的购物中心,几个人还是头一次觉得龟裂发黑的小马路竟然这么可爱。
  
  接下来要干的事,就很清楚了。
  
  首先要找来三辆车。找车倒是不难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死光了,满城都是插着钥匙、被人用光了油电而抛弃掉的汽车。几乎没费什么功夫,三个人就找到了两辆大型货运卡车,和一辆公共汽车。
  
  从汽修店里拿了电池换上,又从加油站里加了满满的几箱子油,车子总算能动了一口气把三辆大车都开到了小马路上,挤挤挨挨地好不容易才并排停好了。
  
  超市里的食水把三辆车装得满满的,仓库里依然还剩下了不少。不过几个人也不贪心,车上的已经足够了,余下的都被码在了街道两旁,留给了其他的幸存者。
  
  临走之前,林三酒抱来了几桶汽油,卢泽和玛瑟准备好了整整一箱子的酒。
  
  “准备好了吗?”林三酒抱着一块沉重的砖头,朝身边的伙伴笑了笑。见二人点头示意,她叫了一声:“好了,开始扔吧!”
  
  随着卢泽带着兴奋的一声高呼,砖头、石头、椅子,各种各样的东西像是流星雨似的朝购物中心那被绿色植物覆盖着的玻璃门窗砸去
  
  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响彻了半条街玻璃碎片仿佛下雨一样,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在暗夜的空中闪烁着无数点亮晶晶的光泽。
  
  覆在玻璃上的枝蔓受了惊,悬空摇摆着,一时不知要攻击谁才好的样子。可是还不等它们顺着人味儿找到罪魁祸首呢,紧接着,一瓶又一瓶的烈酒、一桶桶的汽油,就从玻璃碎掉的破口处飞了进来,落在植物上,顿时溅得到处都是。
  
  最后一步纵火,就需要点儿技巧了三人中速度最快、身体最轻的玛瑟,手里握着四五根已经擦亮了的火柴,脱兔似的冲到购物中心的门口,一个甩手,几点火光就遥遥地落进了那一片绿里。
  
  火苗嘶嘶拉拉地蔓延了开来,速度不快,但很坚定。很快,一楼就被映满了一片红彤彤的火光还没烧上五分钟,购物中心的大厅里就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嘶叫声,仿佛是什么东西受了疼似的,所有的叶片都疯狂地挥舞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三酒竟然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痛快她哈哈大笑了几声,朝身旁的两人一挥手,大声笑说:“咱们撤吧!”说完自己打头,第一个跑了出去。
  
  几个人刚跑出去了一条街,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购物中心的顶层玻璃被烧塌了,以不可阻挡之势压了下来,半边建筑都消失在了火焰里。
  
  卡车和公车一早就被停得远远的,三个人一人开着一辆车,顶着日出前的最后一点星光,踏上了未知的征途……
  
  甩了甩头,林三酒把昨晚的一幕幕从脑子里甩了出去。
  
  她脸色凝重地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随后打起了车尾灯,大卡车缓缓地减了速,靠在了路边。
  
  身后卢泽开着的卡车、玛瑟开着的公交车,也都一一放缓了速度,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啦?为什么不走了?”卢泽摇开了车窗,朝林三酒的方向大喊道。
  
  林三酒一把推开车门,跳了下来,站在了马路中央,手里握着一根警棍。
  
  “有人在跟着我们。”她皱着眉头,忍受着空气中的黄沙。
  
  
  
  

snaptime:2019-12-10 06:23:57  exectime:0.124